第三千五十八章 先天混沌体

    秦南、飞越女帝、天极榜之灵等人,第一时间倒是没有感受到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吴敌等人的反应,让秦南不由心神一凛,双眸中镀上了一层玄黄之光。

        再看之下,苍行走在那海面上之时,那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意中,竟然有着一缕缕混沌之气,不断的没入他身体之中,他整个人的气息,竟也是与整个海面相连。

        “难道说——”秦南瞳仁急剧一缩。

        每一种先天之体,那都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拥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根本不是其他手段能够得到拥有的。

        就譬如秦南的先天玄黄体,身怀先天玄黄气,天极榜之灵的先天道体,也是身怀先天道火,但秦南无法拥有先天道火,反之亦然。

        现在苍能够吸纳混沌之气,那也就是说,苍觉醒了先天混沌体!“你怎么会拥有先天混沌体!你对吾主做了什么?”

        吴敌双眸瞬间血红,杀气升腾,嘶声吼道。

        “苍!你到底干了什么?”

        不只是他,东煌太虚链等至宝们,都是无比愤怒,如果怒火能够有实质,它们现在肯定是头顶燃起了一片火海。

        “你们一个改投了新主,一个背叛了其主,如此激动做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觉醒罢了。”

        苍走至秦南等人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淡淡一笑。

        那海岸边上的天帝七子等等天帝门人,见到门主这番姿态,不知为何心神立刻就定了下来,刚才的恐惧不复存在。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觉醒先天混沌体?”

        吴敌根本就不信。

        “为何就不可能?

        天极榜觉醒了先天道体,项尊觉醒了先天玄黄体,秦南更是一身双体,我为何就不能觉醒先天混沌体?”

        苍这一番话,直接说的吴敌等人脸色一滞,根本无法反驳。

        但是,吴敌等人的心中,仍然充满了浓厚的荒谬感,这一日他们竟然见到了三个先天之体?

        其中有一个打破了禁忌,有一个还恰好是吾主的先天混沌之体?

        秦南看着苍,心底逐渐升起了一股诡异感,并且这股诡异感越来越浓,让他身形都下意识都紧绷起来。

        如今他一身双体,他的感觉可不会空穴来风!苍有问题!甚至……秦南脑海里不由迸出了一个念头。

        大上界真正的大劫,可能就是苍!虽然从表面上看来,苍觉醒先天混沌体,一身修为也只是仙王,比起他都差远了,但不知为何,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唰!突然之间,一道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竟然是飞越女帝直接出手了,释放出来了诸仙湮灭,化作一道璀璨光芒,打向了苍的身形。

        然而,这道光芒打在苍面前一丈之时,仿佛是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屏障上,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伤到苍分毫。

        “啧啧,古有传言,旷古时代开启之前,天地间必将诞生诸多禁忌。

        没想到,这句话竟是真的,区区一介凡躯,竟能得到诸仙帝瞳!”

        一道沙哑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即一股股黑气从苍体内飘出,缓缓凝聚成为了一名老者的身影。

        “你是……右空老祖?”

        天极榜之灵、秦南、季玄三人,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名身影,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右空老祖不是死了吗?

        他怎么还存在着?

        天极榜之灵更加不敢置信,他可是亲身经历了那一场大战,亲眼见到了右空老祖的陨落!“右空?

        右空的气息?

        你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

        你明明被我吞噬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镇压在那诸仙枷锁之中的左玄老人,发出了震惊的声音,连措词都有点重复。

        “哈哈哈!”

        右空老祖忍不住发出了大笑声,笑声如雷一般,响彻四面八方,充满了畅快和肆意。

        为了这一笑,它可是憋了有足足几千年啊!“左玄,想不到吧?

        想不到吧?”

        右空老祖神色狰狞,有恨意亦有轻蔑和不屑,道:“当年你为了执掌诸仙神碑,故意让我诞生,但是你万万想不到,我在诞生之际,就拥有着一门本命神通!我一直忌惮着你,一直不敢将这门神通在你面前施展,没料到靠这门神通,竟然让我活下来了!”

        “而且,我不但活下来了!我还因此因祸得福,发现了青穹最大的秘密,最大的机缘,足以让整个诸天万界都颤栗的机缘!”

        “你机关算尽,又有何用?

        最终还不是成全我?

        我不但要吞噬你,我还会成为诸仙神碑真正的器灵,真正执掌整个诸仙神碑,让诸仙神碑都听我号令!”

        这番话一出,秦南等人脸色不由一变,最大的秘密?

        最大的机缘?

        难道不是指青穹之主的身躯?

        青穹之中,还藏有更可怕的秘密?

        镇压之中的左玄老人,闻言一大股郁气瞬间升了上来,竟是被气的直接吐血:“我不服!我不服!凭什么?

        这一切凭什么?”

        “凭什么?

        就凭这一切都是天命!”

        右空老祖大吼一声,身形竟是化作了一道乌光,席卷着滔天气势,直接朝着左玄老人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