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日月同辉

    冰尘身形一动,化作金色雷电,以比之瞬移更快之速,直奔远处而去。

    也是此时,千里之外。

    刚赶至此地十几人中,那为首之人面色顿时一变,当即一声低喝:“走!”

    几乎其低喝的同时,便以神元裹带所有人赶紧向后逃离。

    然!

    仅仅不过片刻时间,一缕几乎肉眼不可见,神念难锁定金雷便越过这十几人,挡在了前面。

    金雷凝形,化作一白发青年。

    那十几人当即止步,看到那白发青年,皆神色凝重。

    目光冰寒地看着这十几人,冰尘手中雷鸢刀寒芒流转。

    那为首之人,神尊初期,看着冰尘,眉头紧皱,略一沉吟,上前,抱拳道:“道友,我等恰巧路过,还请道友行个方便,放我等离去。”

    冰尘未答,神色冰寒,未有丝毫波澜。

    仅仅一两息之后,随着一丝空间波动,数人出现在冰尘身侧,郝然便是净婵、姜紫陌几人。

    “不要放过他们!”

    始一到来,祁????????????????夭便怒声低喝。

    闻言,对面所有人皆面色一变。

    “他们与梵音神宗那两人是一伙的!”祁夭又说道。

    对面为首那神尊神色凝重,眉头紧皱,抱拳道:“祁姑娘,我想咱们之间可能有所误会,我等只是受梵音神宗所迫才与之一道,并非与之乃是......”

    嗤!

    其话音尚未落下,冰尘便一个雷移向其杀去。

    对面那神尊面色大变,赶紧低喝:“道友住手!”

    砰!

    在其低喝的同时,雷鸢刀便已经砍来,与那神尊一击硬碰。

    力量强猛,让那神尊都面露惊色,被震退数步。

    与此同时,净婵、姜紫陌同时掐诀。

    顷刻之间,二人力量滚滚涌出,相互交融。

    “日月同辉!”

    净婵、姜紫陌同时一声低喝。随着轰地一下,二人融合之力直冲天际。

    轰!

    高空之上,一声轰鸣,随着融合之力冲击扩散,隐约可见,道道阵纹隐于虚空。同一时刻,一轮弯月一轮圆日凝现,几乎片刻,便完全凝形,恍若真正日月。

    见此一幕,那正与冰尘大战的十几人无一不是面色再变。看到那日月,尽皆生出一种莫名地心悸,让那些人心生恐惧。

    “夫君,你不是想看看我与姐姐新创的那神通吗,现在便让你瞧瞧。夫君且先退至一旁,剩下的交给我与姐姐便可。”姜紫陌道。

    冰尘闻言,略一沉吟,目光冰寒地看了一眼四周杀来几人,眼中杀意凌厉,随之一步踏出,仅隐隐可见一道金光掠过,下一瞬,那数人表情齐齐一滞,紧接着头颅便齐齐掉落。

    瞬息一刀秒杀数人之后,冰尘一个雷移来到了祁夭之处。

    “尔等欺人太甚,我等不过......”那神尊一声暴喝!

    然,其话尚未说完,高空那日月便突然垂下道道日辉与月华!

    “啊!”

    顷刻之间,惨叫响起,只见在那日辉与月华覆及之处突然爆发出数团血雾,且还不待那血雾来得及扩散,随着日辉一照,便迅速湮灭,几乎片刻焚为灰烬!

    神王以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一旦被月华轰中,顷刻爆炸。即便神王强者,也仅仅只能抵御片刻便同样步其后尘。短短不过两三息时间,那十几人,除了那神尊还活着,其余之人全部被月华轰爆,随之又被日辉焚灭!

    】

    见此一幕,那神尊暴怒的同时,又心神惊骇。

    “啊!”

    下一刻,其也同样一声惨叫,却是在其抵御日辉之时,数道月华齐齐袭来,虽其尽力抵御,可依旧被其中两道将其轰中。

    胸口、腹部两个血洞,那神尊猛地倒退,同时一口血雾喷射。

    不远之处,看到净婵与姜紫陌这神通的威力,冰尘不禁暗暗惊讶。

    “好恐怖!”一旁,祁夭忍不住说道。

    冰尘闻言,转身看向祁夭,问道:“没事吧?”

    祁夭摇头,不过却赶紧说道:“快帮帮我二哥,他受伤太重。”

    冰尘看向祁渊,见其胸口处那个血洞,眉头微微一皱。

    略一沉吟,其挥手之间,笙漓出现????????????????在其身旁。

    打量了一眼眼前情况,倒也无需冰尘吩咐,笙漓赶紧上前,为祁渊治疗伤势。

    忽的,也是此时,一股悲意突然袭上众人心头。

    冰尘眉头一皱,下一刻,一道幽幽曲音天地响起,其音悲伤,瞬间将在场所有人心绪影响。

    冰尘面色微变,神念轰然四下席卷。

    悲伤之意心神滋生,祁渊最先承受不住,立刻便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且双眼之间,迅速涌出眼泪。随之便是祁夭,抑制不住的流露悲伤情绪,心神颤抖,虽下意识间已在施展冰魄素心决抵御,可依旧在短短片刻便流下眼泪。

    笙漓动作一滞,本在运转力量给祁渊疗伤,险些遭到反噬,若非冰尘及时将其护住,恐也已经承受不住。

    而在不远处,与那神尊大战的净婵与姜紫陌皆同时面色微变,眉头一皱。

    “啊!”

    下一刻,突然之间一声惨叫,瞬间吸引所有人注意。只见在抵御日辉与月华的那神尊,其心神遭受影响,一个不查,瞬间便被数道月华将其身体穿透,紧接着,日辉袭来,其全身顿时爆燃。

    砰!

    仅仅片刻,那神尊便砰的一下,炸成碎块,又迅速便焚烧成灰烬。

    未做耽搁,净婵与姜紫陌立刻一个瞬移来到冰尘之处,一左一右将冰尘护住,同样以神念探查四周情况,神情略显凝重。

    “天音不渡,悲意难尽,遥遥绵长,皆是厄劫。”

    突然,一道悲伤的女子声音天地响起,下一刻,随着虚空间的一丝波动,一道身影突然凝现。

    冰尘、净婵、姜紫陌皆面色微变!

    方才,他们几人可是一直以神念将这片区域锁定,然,却根本没察觉出此人的存在,甚至也未查清那让人悲伤的曲音从何而来!

    来人,一女子,看起来柔弱不堪,神色悲伤,让人一眼便心生怜惜,仅仅只是看着她,心里的悲伤之意便迅速攀升,不过片刻,便几乎将整个心神占据。

    噗!

    突然之间,祁夭一口鲜血喷出,两眼顿时一花,倒向一边。

    见状,冰尘等人面色再变,净婵赶紧一把将祁夭扶住,同时以力量将其护住。

    “你是何人!”冰尘寒声喝问。

    女子看了冰尘一眼,悲伤的眼神中,略显冰冷。

    “将她给我。”女子说道。

    话语之间,女子目光已看向了冰尘等人身旁,那已重伤垂死的梵音神宗女子。

    冰尘眉头一皱,神元暗暗涌动。

    一旁,净婵与姜紫陌同样如此,他们岂还不知,此人,多半也是梵音神宗之人!

    见冰尘不为所动,女子眼中寒意更甚,与此同时,天地间的曲音,悲伤意境也更为强盛。

    “你是梵音神宗之人!”冰尘冷声问道。

    女子微微皱眉,不过倒也应了冰尘一句:“不错。”

    闻言,冰尘等人皆心里一沉。

    “本宫再说一遍,将她给我。”

    也不管冰尘等人作何反应,那女子再度说道。

    也是此时,净婵并指之间,一道水幕便将身旁那重伤的梵音神宗女子笼罩其内。

    见状,????????????????远处那女子眉头一皱,眼中杀意一现。

    “人可以给你,不过不是现在。”净婵道。

    目光看向净婵,远处那女子眼神迅速冰寒,杀意泛起。

    见状,净婵心里微微一寒,甚至隐隐间有了一丝心悸!

    赶紧稳住心绪,驱散心神杂念,不让那曲音对自己造成影响。

    然!

    却几乎没起到作用!

    净婵眼神微变!如此情况,便只有一种答案,便是那女子太强,其势足以压制自己,让自己情不自禁地便对其恐惧!

    冰尘面色微变,心念一动间,浮生石飞出,悬与几人上方,垂下道道玄光,将几人护在其中。

    至此,几人心神的悲伤与那心悸,才稍稍平复。

    目光冰冷地看了浮生石一眼,女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前辈要人,在下可以给你,不过得待到我等离开这邪龙雪原之后。”冰尘抱拳道。

    女子目光冰寒地看向冰尘。

    “你们没资格与本宫讲条件。”女子说道。

    冰尘神色略显阴沉,眼中寒芒一闪。

    “既如此,那我等便只好领教一番前辈的高招了!”略一沉吟,冰尘寒声道。

    闻言,那女子看向冰尘的目光,眼中杀意一显。

    然,同时,冰尘身旁,净婵与姜紫陌则心神微惊,暗暗紧张。冰尘如此说,便已经没有了与对方缓和的余地!

    那女子,虽看起来修为只有神尊中期,但其给净婵与姜紫陌心神带来的压力,甚至不比当初他们在九绝雷池小世界内遇到的那瀚宇神宗的神尊后期!

    “你们,不是本宫对手。”女子语气淡漠道。

    话语之间,女子四周,突然泛起道道虚空涟漪,且隐隐可见,在那些虚空涟漪之中,夹杂着无数意境不一的曲音!

    净婵、姜紫陌见状眼神一变!这一次,她们清晰感觉出,自己二人绝非那女子对手。那种感觉让她们忍不住的有些忌惮,心神惊悸,是一种绝对的压制!

    比之当初遇到的瀚宇神宗那神尊后期还要强大!

    ......

    /91/91228/32100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