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章 完结章

    九月中旬, 续展证明还没有送到灵犀武校,倒是有一队意料之外的访问团来到灵犀山中。

    在这之前,土土一天把山脚下的信箱看三次, 简直就像高考报志愿后等著录取通知书送达的考生,虽然早就从网上知道自己录取到了哪里, 但是不看到纸质的通知书就总觉得心里还有什么东西没落地,没到正式开始庆祝的时候。

    “可恶啊,他们发的是ems吗,怎么会这么慢。”土土碎碎念。

    续展证明没到, 金氏集团的对赌协议也不算完, 追加投资也不能申请, 于是, 土土身后新买的山头还是光秃秃的,也不能怪她如此着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土土看到了一队中年大叔组成的访问团, 正在灵犀村通往灵犀山上的岔路口问路。

    这个中年大叔访问团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为首的那个人看着有点脸熟。

    土土猛然飘起来, 盯着他看了又看, 这不是――神秘事务部的葛部长么!

    难道说, 续展出了什么问题,葛部长带人来上门考察了?

    可是,葛部长是神秘事务部的, 应该不管普通学校续展啊……

    土土心中冒出一个希望的泡泡, 她隐隐感觉到, 可能要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发生了。

    土土一溜烟飞上山顶, 向校委会说明此事。

    “葛部长来了?”徐冲问道, “还带了七八个人?”

    “对了,之前我听金景澜说,政府一直在寻找地方可以合作的天赋者培训学校吧。”宋明理想起这茬。

    “没错,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准备……金景澜呢?”土土发现金景澜不在灵犀山顶上。

    “不知道,可能跑工地去了。”宋明理站起来,“别急,我叫他回来。”

    土土在学堂里兜圈子,嗨呀,这个金景澜,竟然关键时刻跑出去了。

    “你想问他天赋者训练场的事么?”徐冲猜出土土的意图。

    “是啊!”

    “我也知道这件事,如果葛部长上来,金景澜还没回来,我可以回答。”徐冲道。

    土土松了口气,还是她选的校长靠谱。

    半个小时后,葛部长一行姗姗来到灵犀武校门口。

    金景澜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奔进了学校大门。

    葛部长认识金景澜,看到他之后,冲他点了点头,金景澜笑嘻嘻贴上来,将葛部长引到学堂中。

    葛部长身后,高村长和村委会的一行人也来到院中,这阵势可不是一般的大,他们之所以耽误了这些时间,就是因为通知了高村长。

    “我们这次来啊,你们应该猜到了。”葛部长说着,目光向左右环顾,似乎在找什么人,“你们孙主席呢?”

    “她现在不在,不过,这里发生的事她都知道,葛部长但说无妨。”徐冲解释道。

    葛部长点点头,他的接受能力很强,各种奇怪的天赋都见过,像是这种远程监控式的的天赋,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可能。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葛部长叫人拿出文件包,从里面取出一张续展证明,放在桌子上,“这是你们学校的续展证明,有了这个证明,你们在未来十年,都具有官方认可的办学资质,可以堂堂正正地扩建学校,参加各种比赛。”

    “嗯。”徐冲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激动的神色,而是面色平静地望着葛部长,“葛部长来此,应该不止是送证明的吧。”

    “哈哈,没错,徐校长看出来了,”葛部长两指按住续展证明,眼神骤然变得锐利,“其实,我希望你们不要接受这张武术学校的续展证明。”

    “为什么?”宋明理立刻问道。

    葛部长从衣服内兜里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文件纸,放在桌面的另一边:“我这里还有一张资格证明,不过,不能公开。”

    校委会的目光立刻集中在这张折起来的文件纸上。

    “这是一张秘密的资格证,如果你们要接受,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比如,学校不能对外开放,学校里的一些专业不能公开招生,就算有了成果,也必须保密,没办法为你们赢得名声。”葛部长正色道。

    金景澜攥紧了拳头,他已经猜到了这是什么。

    校委会其他人也有所感知,一个个盯着葛部长。

    “这张资格证,本来是要给五虎山的,但是现在,五虎山的情况,比较特殊了,政府不能再和他们合作,而汉州省内,我考察了这么多地方,只有你们学校的表现最亮眼,虽然不像五虎山那样成体系,但是很有潜力,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接下这个重任,办一所培养天赋者的学校。”

    这就是五虎山费尽心机、不惜代价也要拿到的天赋者培训学校资格证。

    土土盯着这张文件纸,感到心中充满希望的气球渐渐鼓胀起来,现在,他们不仅是官方认可的学校,而且还是官方唯一指定的天赋者培训学校!这可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我们干!”金景澜脱口而出。

    然而金景澜对外的身份只是来灵犀武校撒钱的富二代,并不能拍板,葛部长仍然望着徐冲,等待他的答复。

    “我有件事想先求证。”徐冲道,“如果我们同意和政府合作,办天赋者培训学校,我们还能不能办武术学校?我们的武术学校还能不能对外招生?”

    葛部长似乎有些不解,徐冲为什么就跟武术学校卯上劲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办武术学校的前景都远远不如办天赋者培训学校,这根本就是两个层级的事业。

    土土却是知道,徐冲的办学理想一直是继承并发扬姜春来的梦想,如果葛部长一定要让他放弃这一块,这件事多半就黄了。

    没想到最大的阻力竟然来自自身,这件大好事突然变得没有那么确定了,土土心悬一线,但是她没有办法开口强迫徐冲放弃一直以来的志向。

    如果实在争取不到政府背书的资源,那就……顺其自然吧。土土有些遗憾地想。

    “你还要办武术学校?”葛部长疑惑地问道。

    “嗯。”徐冲简短而干脆地点头。

    “这就麻烦了。”葛部长道,“这张天赋者培训学校的资格证,和普通武术学校的续展证明,你只能二选一。”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金景澜着急地看向徐冲,宋明理也皱起眉头。

    “而且,如果你们一定要办武术学校,那就必须放弃天赋者培训这块,因为,我们要把天赋者都送到指定的学校培训。”葛部长严肃地说道。

    这件事好似陷入僵局,没有斡旋的余地。

    这时,桌上的手机忽然说话了:“葛部长,办武术学校和办天赋者培训学校,并不冲突啊!我倒是觉得,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嗯?”葛部长一愣,“这怎么能是相辅相成的呢?”

    “当然是啦,葛部长,你看,五虎山是武术学校,我们也是武术学校,我们都培训天赋者,还都被您看中,这里面的共性不是很明显吗?培养天赋者和培养武校生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对身体能力的一种塑造,为什么不能放在一起呢?”手机继续侃侃而谈。

    葛部长听得一愣一愣,这时候才发现说话的不是人,而是手机:“这是……”

    “这是我们孙主席。”宋明理解释道。

    “哦哦,孙主席,你也在听啊。”葛部长说道,“我不否认武术学校和天赋者培训学校有一定相似性,但是,政府需要的是一所封闭的、秘密举办的天赋者培训学校,以后所有汉州省的天赋者都会送到这里来,他们和普通人不同,如果和普通学生混杂相处,难免不会伤害到普通人,而且消息也更不容易封锁。”

    “事实上,我们和五虎山都能做到让天赋者和普通学生和平共处,而且,在我们自己公开之前,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培养天赋者,所以,保密方面您也不用担心。”土土自信满满地说道,“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先试着办个半年的混合式学校。”

    “对对,这是个好办法。”金景澜立刻推波助澜,“您看,葛部长,您是想找一个靠谱的天赋者培训学校,所以才找到我们,干嘛不让我们试一试呢?”

    “我也赞成,只要有人在,封锁消息就很难实现,在封锁消息这件事上,管理天赋者和管理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宋明理冷静地分析道,“而且,天赋者的培训不能只靠身体上的训练,还需要不断地研究,我们也需要很多研究人才,这些人可能是普通人,但他们能更好地研究天赋的种类、原理,甚至用科学的方法分析天赋……”

    “没错,我们不应该只把天赋当成一种攻击武器,我们应该把它当成一种资源,如果能够全方位地开发,为什么非要局限于攻击训练呢?”土土说道。

    葛部长沉默了,突然之间接到这么多新的思路,他需要时间去消化,去研究可行性。

    但是,不可否认,灵犀武校校委会确实给他打开了新的大门,关于天赋培训学校,或许,是可以多方面发展的。

    “好吧,你们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回部里之后就会向上面打报告,重点研究一下你们说的这种思路的可行性。”葛部长说道。

    他站起身来,想了想,把武术学校的续展证明交给徐冲,收起天赋者培训学校的资格证。

    “没有确切的结论,我也不能耽误你们办学校,这续展证明是你们应得的,拿去吧。”

    “谢谢葛部长。”

    校委会纷纷站起,将葛部长和神秘事物部的访问团送出学堂。

    葛部长又挑了几个地点看了看,向徐冲询问学校培养天赋者和培养武术生的办法,记录下来之后,才告辞离开。

    又过了一个月,葛部长带着神秘事物部再度上门拜访,满面春风地告诉校委会,他们的提议得到了上级的认可,并将修改后的资格证颁发给徐冲。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汉州省指定的天赋者培训学校。”

    “政府为了支持你们的工作,会将灵犀山这附近1650公顷的土地划成天赋者培训学校的地面。”

    “为了保密,这片地面名义上是要建成为一座国家级森林公园,在建成之前,不对外开放。”

    “灵犀山武术学校依然可以对外招生,不过要经过资质审查,最大限度保证学校的安全。”

    徐冲接过资格证,浏览了一遍,向葛部长表示感谢。

    土土则在内心计算着1650公顷的土地到底有多大,这些地真的都能属于她吗?她在网络上搜索,得知1公顷=15亩,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数字。

    天啊,这也太爽了吧,她再也不用担心地皮不够,而把建筑建得挤挤挨挨!

    “因为涉及的土地范围比较大,山中还有很多世代聚居的村落,我们也会和这些村子进行沟通,告知他们地皮性质的变化,以后,他们会由你们学校统一管理,避免两个系统互相打架的情况。”葛部长又说道。

    这回别说是土土了,连徐冲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所以,他们办学校,不仅要管自己的学生,还要管校园范围内的村子,这,权力有点大啊。

    “放心,高村长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他会全力支援你们。”葛部长笑道。

    骤然之间,灵犀武校的格局打开了,它,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山顶武术学校,而是一座坐拥国家级风景区的天赋者培训学校。

    送走葛部长之后,校委会立刻聚集在一起。

    “以后的天赋会怎样发展,还未可知,我们的研究必须走在前面,天赋者培训不应该只是作为攻击武器来培训,应该综合研究,所以,你们可以建立院系,只要是和天赋研究有关的,都可以。”土土说道,“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真的吗?那我们可以开设各种院系啦!”商乐羊兴奋道,“就像汉州大学那样。”

    “对,除了武术学院,天赋者学院,还有研究院……”金景澜掰着手指数到底要开多少门类,“还有专业,专业课,这可是个大工程。”

    “谁说不是呢,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啦,先招生吧!”

    土土看着校委会热烈地讨论着学校的未来,一种名为希望的力量亦充满她的心中。

    将来,学校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有话说:

    别忙捶我,还有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