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那第九殿的骨头,现在身体颤抖,拉着周围的锁链和钉子振动,再加上这座山也微微颤抖,他凝视着楚墨的手掌,凝视着那根手指的头发,干枯的容貌慢慢安静下来,那道光蔓延,他干枯的身体活生生的

        “烈山修」楚墨虽然有往常的脸,但心却成了大浪。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名字,从对方的话来看,这个名字相当属于上帝…属于,一代相当属于上帝!

        “今天没有当地的空气龙魂,但凭着这相当大的神力,不能说你阴灵族死伤了。只要在这里封印赤龙,一定是你阴灵族的重要地方!

        如果能弄坏这里,不能弄坏,如果我自己能相当配合上帝的力量修理,就不能离开,但从那以后,我每晚都找你的阴灵族落单者,杀不了!

        是我的神通,你之前看到的,我会的!“楚墨抑制内心的颤抖,慢慢地开口。他拥有的相当大的上帝力量,连帝天的替身都能杀死,是因为有信心拯救赤龙,为什么千辛万苦,来到这个第九殿的真正目的?

        如果不接近,就会出现相当大的上帝力量,那个威胁还不能达到现在的效果,显示自己的实力,再提出这个威胁,才能达到最高水平!

        那大殿内的骨头,现在随着身体的恢复,其眼中的宁静之光越来越强,他凝视着楚墨手指的头发,颜色复杂,表现出追忆。

        “烈山修是第一个离家出走的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种气息是他的。我没想到他离开了那一步“

        说到这里,这骸骨长叹一声,看着楚墨楚墨威胁的话他仔细听,如果这个蛮神的力量不存在,这只是个笑话,但现在这不是开玩笑!

        “我们可以比较交易……”这块骨头现在完全恢复了,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随着它的站起来铁链融化,固定在地上的钉子也松了,不见了。

        直到这个骨头的人站起来身体都不高,和楚墨差不多,他站在那里,身体外面渐渐出现层黄袍。楚墨不说话,看着骨头的人。

        “需要这种地气龙魂的是那种地气的力量,我的家人有很大的作用……但是,现在如果你能用这种蛮神的力量帮助我的家人,当然不需要很少龙魂!」那个骷髅的人慢慢地说出那句话之间,举起右手向大地推了一把。

        很快这个地面赤龙的图腾扭曲并低声回响时,该图腾融化打开封印后,赤龙身体幻化,从这个地面突然跳起来,其颜色萎靡,直奔楚墨。

        与此同时,在这座峰下,八座大殿中,所有阴灵族人都不动声色地退一步,再次成为雕像,接着毒尸疾驰来到楚墨身边,然后那条蛇也在轰鸣中最后楚墨元神卷起邯郸山钟

        中途,整个阴灵族没有稍稍被阻止,可以回到楚墨的原来。

        “这是老妇人的诚意。」那个骷髅的人慢慢张开嘴,望着楚墨。

        “如果你答应这件事,老妇人不仅会让你平静地离开,还会得到我阴灵族的友谊。这份友谊,永远不会改变。

        楚墨默默地收纳邯郸山钟和元神,看着它骨头的人用冰冷的声音开口。

        “我听说当时的巫族和贵族也有这样的友谊。”

        那个骨头的人现在看起来像沧桑的老人,对楚墨的话,他摇了摇头。

        “巫族与我的家人没有友谊,只是彼此的利用和承诺,他们不遵守承诺,自己惹上灾难,管理不了我的阴灵一脉。」

        楚墨没有皱着眉头说话。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家人和巫族约定,我的家人会允许他们在这里开一百万的范围,允许他们建设巫城,让他们在这里生活,乐意有偿屈从。

        作为回报,他们每隔一段时间送我家人需要的东西,然后每次让我的家人族人帮助,都需要支付我们需要的东西!而且巫族的人,强者不怎么来…

        但是十五年前,巫族废除了合同,引起了这里的崩溃。“这骨头化了黄袍老人,声音对沧桑说。“如果这个蛮神的力量被你的家人使用,我就不会再有威胁了。如果你的家人变卦了,不是会让我自己陷入危机吗?伊塔比”楚墨目光炯炯,慢慢地说。

        老人默默地,慢慢前进,走出大殿,站在这个大殿外面,看到了外界的天地。

        楚墨后退几步,保持一定的距离。

        “每个人都有房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老人突然张开了皱巴巴的嘴。

        “你有巫族。烈山修也是如此。我也有阴灵族。还有房子。现在这个九阴界关闭了。外界不能进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你不想离开吗?’老人转过身来看楚墨。

        楚墨的心在颤抖,这一天他一直不想想这件事。在命族的一幕中,他很感动,他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想离开这个九阴界,恐怕会非常困难。

        但是,他不是放弃希望,而是打算在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即使渺茫,也寻找离开这里的契机。

        “你帮助家人,帮助你自己……”老人慢慢地说。

        楚墨沉默。

        “我的家人和巫族合作,借助巫族可以去的便利,积累足够的必需品。多年来,我家人唯一渴望的事情就是回家!

        为了这件事,我们与巫族合作,为了这件事,我们甘心,为了这件事,族人带回了这个赤龙。这些都是为了回家。

        我家人的家不是这个九阴界,不是这个晨真界,而是在离这里很远的星空中,四大真界中的阴圣真界!“老年人的声音很低,但语言,加快了楚墨的呼吸,在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浪。

        “为了这件事,我的家人可以放弃一切……作为历代恶灵的我,可以为巫族演戏。那一年的巫族人,我的家人分裂,我的头被砍掉,献给巫城,成为巫族的战绩。

        “阴圣真界道晨真界……四大真界!’楚墨想到了烛九阴死前的话。“巫族不遵守约定,15年前设立了阵法,好好地送来了很多巫族人,但巫族人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做了,对整个九阴界来说将是大灾难!

        太多外国人的阴死风气入侵,一定会引起界灵睡眠中的防御杀戮,开始消灭所有生灵的初期……

        所以,老妇人插手,在界灵防御杀戮刚开始的时候,杀死这场危机!“黄袍老人摇了摇头。

        “界灵?’楚墨有点不对劲。

        “你是烈山修的族人。用他的力量保护。不是别人这个九阴界。看起来像边界,其实是我的阴灵族真界法器!

        这个除法器非常巨大,是我的阴圣真界的修理,为了穿梭于星空,只有这样的除法器才能拥有破界的力量,在两个真界之间穿梭!

        但是几年前,我的家人遵循阴圣真灵的意思,外出完成同样的使命时,在梭梭中遭遇了真界星风……法器的损伤极为严重,不得已来到了这里。

        直到现在“黄袍老人有追忆,低声细语。

        楚墨的心强烈摇晃,有意识地后退几步,难以掩饰难以置信的意思。

        “尽管如此,为什么会有烛九阴,为什么……”楚墨马上开口。

        “烛九阴,蜡烛阴一脉,九圣一……你看的不是死了吗……我的家人的使命是阴圣真灵至尊自己的命令,我的家人去其余三大真界,收集所有强大存在的尸体……是我的家人。

        “蝙蝠圣族,浮游族,阴灵族,烛九阴,这还在一百万的范围内……如果是这个老人说的话,难怪这里真的很繁杂!’楚墨呼吸迅速,在大脑中迅速消化老年人说的话,他隐约觉得对方应该没有撒谎。

        楚墨要说什么,那颗心剧烈摇晃,他突然想到。正好这个老人在界灵防御杀戮时说的,所谓的…外界阴死之气?住手!“阴死之气是什么意思?”。

        “多年来,即使我的家族力量在阴圣真灵中名列前十,你觉得在无限的岁月里,我的全家人能永远死去吗?特别是那个除法器损伤的冲击,你觉得我们还能活下去吗?黄袍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复杂地看着楚墨。

        楚墨目瞪口呆,其脸色突然变了。他在这位老人以前没精神的时候,想到了死在那大殿里的骨头!

        “你死了吗?”。楚墨只轰鸣。

        “是吧。’老人叹了口气。

        “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是灵魂吗?是残存意志吗?”。楚墨抑制了内心的颤抖,想出了烛九阴的意志,可以勉强说明了。

        老人沉默着,他仰望天空,看了很久,楚墨,脸上的复杂性越来越浓。

        “那你为什么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