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凤凰桥和黑河

    清晨七点半。

  邱娅黎以后立即给丁甄发消息,让他帮助自己把视屏用小号转发到各个平台,不为别的,她要于天晴彻底臭名昭著。

  还要于袅也沾染上她的臭气,受人指点。

  她说到做到。

  手机响了几声,是邱娅黎父母发来的消息,提前告诉她中秋无需回家,二老打算去隔壁省游山玩水。

  她其实没有归家的打算,反正他们只会说:

  我跟你爸已经放弃你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能够不回家就不回家,免得被邻居问你怎么还不结婚。

  你表妹说你近期写的那些东西都是抄袭,稿费还够打官司的,你要是没钱也别指望我们。

  当然了,你要是想通,找个男人将就过日子,二婚有孩子都无所谓。再找份工作踏踏实实过日子,我们还是会接济你的。

  ……

  她已经对这些话麻木不仁。

  与父母关系不和,什么表姐堂妹都是毫无来往,嘴上的朋友不计其数,能够联系约出去喝咖啡的人寥寥无几。

  她面无表情地打开电脑,登陆作者账号,发布今天的章节。

  末尾一如既往地求票、求收藏、求订阅。

  再回到文档。

  双手悬空放在机械键盘上,眼泪打湿空格键。

  她本人浑然不知。

  “喵喵。”

  猫猫跳上电脑桌,扭动身子走了几步猫步,跃到邱娅黎怀内,毛茸茸的脑袋瓜去供她的手,喵喵叫着,示意主人摸摸头。

  “呵呵,只有你陪我,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难过,什么时候生气。”

  邱娅黎强大的心理是练就出来的,很少崩溃,一旦崩溃就是决堤。

  她趴在床尾大哭,手掌底下的床单很快就湿了一片。

  嘴上喋喋不休地责怪于天晴死了都不愿意放过她。

  恨于袅,为何唯独她知道绝对安全区的地址,恨她同于天晴针对自己。

  就算是从那个世界安全回来,心里会留下伤痕,上次同这一次给她很强烈的感觉,所以人很容易就奔溃。

  直接影响到她的生活节奏,原本安排的短期旅行,再开新书、再领养一只猫猫、找个男人只谈恋爱不结婚的计划全都不得不搁浅。

  眼睛哭肿,她扇自己巴掌,逼自己冷却下来,拿上衣服去浴室。

  使劲儿的搓着身子,一想到那些恶心男人的脸和口水,她万般嫌弃且痛苦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真想去死。

  “噩梦已经结束,不要再想了,求你了,不要再想到那些龌蹉的画面!”

  搓掉一层皮再继续搓洗,带着一身红印子去医院检查。

  拿到体检结果,邱娅黎木纳着松口气,随后极其迅速地撕掉那几页纸扔进垃圾桶。

  正要走,她看见杜梨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忙躲起来,找时机走到杜梨身边。

  “这世界可真小,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你。”

  杜梨发现邱娅黎脸色略微发白,说话的中气也不及之前,哪怕她刻意化了浓妆也遮掩不住眼里的虚弱。猜测她身子出问题,也不搭理,自顾自进电梯。

  “看见我跑什么,在这里我可不会对你做什么,你放心吧。”

  杜梨完全不相信邱娅黎,继续视之空气,给朋友回消息。

  邱娅黎面色不改,掀起嘴角笑出声,“要是我没有看见,你来这里是特意找商与的院长爸爸?

  知道你们两家以前关系不错,可惜可惜,只是以前啊。

  要是你为了你商白哥哥的死因去找他们,还不如去问问于袅和商与。”

  杜梨确信从未在商家看见邱娅黎,不知她结识了谁知道这些,毕竟这个圈子,不深入其中的话,不会知道这么多。

  邱娅黎预料到她要询问,此时电梯门正巧开了,她加快脚速离开。

  杜梨本想追,但并不想让她拿捏住自己,故意不当一回事。

  或许,她只是认识的某个人恰巧知道这些。

  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但她还是念着于袅的名字,想着要不要试试?

  “算了,这个女人的话还是听听罢了。”

  她望着邱娅黎离去的方向,果断离开。

  此刻,邱娅黎突然接到丁甄电话,听到他说起亲眼目睹于袅和商与一起出现在小吃店享受过桥米线,诧异得半晌都没有吭声。

  丁甄:“喂?你还在听吗?”

  紧接着,邱娅黎收到丁甄发来的视屏,画面里面的于袅和商与看起来还挺高兴。

  丁甄:“他们居然还活着,太邪门了!”

  是啊,邱娅黎也觉得邪门,摸不着头脑。

  当时红月正正当当的挂在头顶夜空,红皮书也出现了文字,那场诡异的“游戏”应该就此结束。

  于袅和商与应该死在那片荒野才对,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

  邱娅黎眼睛四处打量,找了个无人的长凳,坐下继续说:

  “他们活不活无所谓。现在调查商白死因的人不只是白院长。”

  丁甄惊恐愣住,“你说这个干什么?我听不懂。”

  邱娅黎:“你别装傻了,于天晴死之前,跟谁交往,跟谁吃饭,我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天凌晨四点,我还在凤凰桥上目睹你看着她被商白杀死却不救,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商白的死!”

  丁甄关掉跑步机,背靠墙头手颤握不住手机,闭眼大喘气。

  那天挺冷的,按理说不该觉得冷,但他跟踪于天晴来到凤凰桥之后,唯一的感受就是冷。

  他不甘分手,觉得在于天晴身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没有得到想要的回报,想知道哪个男人勾走她的魂儿。

  想不到目睹商白不知道往于天晴嘴巴里面塞了什么,把她丢下黑河。

  紧跟着,他看见商白跪地狂哭不住,随后也跳下去。

  那条黑河,河水因为污染严重变成黑色,相关部门迟迟都没有做出处理,水一直都是黑色。

  据说,河水近十米深。

  每年都有小孩溺水而亡,黑河私底下被称为“索命河”。

  他不敢当见证人说实话,不想得罪商家,也自觉得罪不起,躲了已一年。

  这两桩人命案子真得要重新调查吗?

  邱娅黎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一开始因为虚荣心作怪,眼拙没有当即认出他们,还轻易地向于袅和丁甄声称自己是有名的作家雪椰。

  “只要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邱娅黎等得就是这句话,如果非得打破真相得罪人,她也是不怕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