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比武退亲

    326

  转眼镐京被攻破已经两天。

  这两天,只苦了京城百姓。

  那戎兵以清剿奸臣余党为名,挨家挨户搜查,却是抢劫财物,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老戎主更是搬进王宫,便似要长久住下去的模样,丝毫没有退兵之意。

  申候大悔,却也无可奈何。

  只好先把幽王尸体收起,等事平之后再行发丧。

  所幸那戎主得了褒姒,未再为难龙子西等人。

  申候把军兵暂时驻扎骊山,众人都在离宫栖息。

  龙子西见王后为幽王之死悲痛不已,自是劝了多时。

  “五行侠”几个寻来土雨田尸体,不免大哭一场,收敛安葬,也不必细说。

  却说申候见那戎兵不退,心甚忧虑。

  正没核计处,老戎主却派人下书,请申候入城,说要商量退兵之事。

  申候先是一喜,接着又忧。

  心道:“那戎兵已把府库搬空,又在民间抢了无数美女财物,退则退矣,又商量什么?只怕又要有什么诡计。”

  犹豫未决,不知如何应对。

  折虎道:

  “依下官看来,那戎人狼子野心,奸诈狡猾,会无好会,候爷还是不去的好。”

  众人商量多时,都觉此去凶多吉少,劝申候不去。

  申候道:

  “寡人与其有约在先。若是不去,反是寡人生了异心,那戎人岂不更要借机生事?”

  龙子西想了想道:

  “国家之事,在下并不懂得。但只知大丈夫顶天立地,怕他何来?不如申候就去赴会,看他究竟何意?多加防范也就是了!”

  申候点头:

  “子西兄弟所言正合寡人之意。只是寡人想,戎兵势大,寡人便带再多的人马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此怎生是好?”

  方三哥道:

  “不如我们几个同去,再带上若干勇士。若是真的有变,便与他们拚个你死我活罢了!”

  祭琼摇摇头:

  “正如候爷所言,若是戎人有心加害,带多少人也不够用。只有出奇制胜或可保无虞。”

  龙子西道:

  “在下也正是这个意思。不如就由在下一人陪候爷前去,到时见机行事便了。”

  众人初时都觉得太过冒险。

  但想来想去,也只有凭龙子西绝世武功方能出奇制胜,便都同意了。

  申候见龙子西信心十足,自也雄心大起:

  “好,就由我们两个去会他一会!

  “只是还请折虎将军带上五百军兵,在城外接应。

  “其他将军严守骊山,以防生变!”

  327

  安排妥当,龙子西紧衣装束,背上长剑,伴着申候进了镐京。

  城门早有戎兵官员来接,龙子西认得,却是那格鲁巴。

  与申候见了礼,格鲁巴领着二人直奔王宫而来。

  一路上,见那城中犹自火痕累累,到处血迹斑斑,那申候不住爱的摇头叹息。

  才到宫门口,那老戎主已经迎了出来。

  见了只有申候和龙子西两人,那老戎主显是大感意外,但随即朗声大笑,牵着申候的手一起进了议事大殿。

  一应官员早已坐好,起身见礼,申候和龙子西答礼毕,在左边坐下。

  龙子西瞅着四周走廊的帘布,只在心中冷笑。

  老戎主又是一阵大笑:

  “哈哈哈,候爷,老夫助你除奸臣,灭昏君,汝可满意否?”

  申候正色道:

  “老戎主不辞劳苦,应约而至,助寡人成今日之功,此恩没齿难忘。

  “只是,身为人臣而致君死,寡人罪大矣,又岂敢沾沾自喜乎?”

  那老戎主一笑:

  “非是老夫瞧不上你等汉人。

  “便是虚伪这一节最不好。

  “总之是反叛幽王,不杀他有罪,杀了他也是有罪,又何愧之有?

  “再说,你汉人不是有句话么,斩草除根,又道什么一不做二不休,反是幽王死了的好。

  “否则,只怕新君也坐不稳其位,是也不是?

  “哈哈!”

  申候叹口气,道:

  “不管怎样,老戎主将府库搬空,又从民间获得无数财物,寡人应允之事自已全部做到。

  “却是不敢再劳老戎主为后事操心。

  “今日商议退兵之事,正是按约行事。

  “只不知老戎主准备何日退兵?”

  那老戎主哈哈一笑:

  “不急不急!申候来此,怎能不饮上几杯?

  “别说,汉人的酒可比我们的香多啦,老夫就借花献佛啦!”

  言毕,吩咐看酒,便有下人把酒侍候上来。

  龙子西未敢多喝,只小抿了一口,便把酒杯放下。

  那老戎主看着龙子西,忽道:

  “这位可就是那天那位壮士?”

  龙子西一抱拳:

  “正是在下!”

  老戎主打量了一下龙子西,点点头道:

  “听说你是周朝第一勇士,又一人斗杀了五条狼獒,可有此事?”

  龙子西想今日也不必谦虚,不如就显显威风,也让他们心有所忌。当下一笑:

  “第不第一勇士在下不敢自称。

  “力杀五犬却是实事。

  “另有一样,在下也曾与孛丁太子和其师父西域仙人动过手,不知孛丁太子以为如何?”

  那孛丁早就对龙子西心服口服,当下说道:

  “不错。我与师父都不是龙大侠对手。

  “父王,依儿臣看来,天下单打独斗能赢龙大侠的,只怕没有!”

  一言未了,却听旁边一人叫道:

  “太子只恁地如此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

  众人一看,却是那满也速。

  原来,那满也速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力大,连孛丁太子都逊着他一筹,出道以来极少遇到对手。

  十几年前,他曾与龙子西有过一次交手,他受了龙子西一镖,却因为龙子西当时患病,手上无力,丝毫没有伤到他。

  虽然他也知道当时龙子西有病在身,但总想:

  便算有病,如何便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只怕龙子西名声在外,未必有那真才实学。

  所以,今日听龙子西和孛丁一说,自是不服。

  老戎主对龙子西一笑:

  “你可敢跟他较量一二?”

  龙子西道:

  “这位将军要较量武艺,在下自无不允。不过……”

  那满也速已经从座位上站起:

  “要比便比,还不过什么?”

  龙子西一笑:

  “在下听说贵邦比武,都有些彩头,我们何不也来点刺激作个耍子?”

  老戎主哈哈大笑:

  “不错!我们便也来点彩头。只不知龙壮士喜欢赌什么?”

  龙子西道:

  “美女钱财在下都不稀罕。不如就赌退兵之事如何?”

  那老戎主听了脸色一变,“哼”了一声:

  “国家之事,岂能儿戏?”

  龙子西冷笑道:

  “那就是不敢比了。怕比输了,只有退兵,是不是?若是老戎主本就无心退兵,那就罢了!”

  老戎主显然有些生气,但突然又笑了:

  “申候,你这位壮士可真是得力,时时不忘退兵之事。既然如此,老夫不妨把实情告诉于你。且干了此杯!”

  众人又干了一杯,申候也只得陪了一杯。

  老戎主把杯放下,说道:

  “老夫原也准备退兵。只是我那孩儿重见王后之面以后,想起了当年之事,不由又起了一个心思。老夫今日请申候来,正是要商量此事。”

  申伯和龙子西听了,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328

  果然,老戎主继续说道:

  “如今幽王已死,王后正值如狼似虎之龄,何不嫁与我家太子,两家永结同好?何况还有当年比武招亲之事。若此事得成,老夫即刻退兵不说,还有重礼相聘!”

  原来那戎人风俗于贞烈伦理一节最是随便,儿娶父妻,弟纳兄妃乃是常事。

  更不在乎是否初婚。

  所以,太子孛丁虽然也有若干嫔妃,却是均不甚中意,这么多年仍想着当年的公主。

  那日一见,王后虽然年纪不轻,且已生子,却俏丽依旧,更有一种成熟诱人之美,便又起了相思之意。

  那日在骊山,因幽王当时尚未身死,不便提及此事。

  后来,见幽王已死,便又想起此事。

  再三说服父王答应,只要得了王后,便行退兵。

  申候沉吟片刻,答道:

  “从当前形势看来,下一步自是宜臼即位,那王后便是王之母后。岂有天子母后再嫁人乎?太子若是不弃,寡人自替你遍寻年轻美女,岂不更好?”

  龙子西也道:

  “那日在骊山,大王已经答应,只取褒姒。如今反悔,可不叫天下人耻笑?”

  老戎主叹了口气:

  “那褒姒确是绝无仅有的美人!可惜,只服侍了老夫一个晚上……”

  龙子西一惊:

  “她,她怎么了?”

  老戎主只是摇头。

  满也速接口道:

  “哼,这个贱人放着如此荣华富贵却不肯享受,第二天便上吊自杀啦!”

  龙子西听褒姒自杀,心内一痛。

  却是不知真假,面露疑惑之色。

  孛丁太子见状,走到龙子西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交给龙子西:

  “此事千真万确,的确是她自杀。这里还有一封她给你的信,本想派人送给你,如今你拿走便了。”

  龙子西接过小包,本想马上打开看看,但又想,今日陪申候为国家之事而来,不可因私废公。

  当下把小包裹收起,忍着悲痛道:

  “好,死便死了。孛丁太子是非娶公主不可了?”

  孛丁道:

  “在下对王后一片痴心,绝无半点戏耍之意。能得王后下嫁,在下必真心待她,绝不相负!”

  龙子西灵机一动:

  “太子殿下,当年为公主你我便有一场比试,如今何不再来场比试?你们赢了,自把王后嫁与太子,你们输了,此事便要作罢。如何?”

  又转身问申候:

  “候爷,在下未得请示便有此议,未知妥否?”

  申候自无不允:

  “此议正合寡人之意!”

  龙子西又道:

  “不是在下夸口,太子非是在下对手。你们可派满也速将军,或者随便什么人都行,你们若是觉得没有把握,三个五个一起上也无不可!”

  话说到这个份上,在座的戎人都是不悦。

  这分明是龙子西把戎人勇士都看扁了。

  满也速高声叫道:

  “真是欺人太甚!便是我和你一对一!”

  孛丁太子急忙劝住,走过去与老戎主商量。

  过了好长一会儿,孛丁太子对申候和龙子西道:

  “便依着龙大侠的提议。只是有一样,只赌娶不娶王后,退兵一事却当另议。如何?”

  申候和龙子西交换了下眼色,便知两人都是一样心思。

  如今情势之下,也只有赢得一样算一样了。

  于是申候点了点头。

  你道老戎主和孛丁如何把这等大事以赌定夺?

  却是戎人天性好斗,不肯服输,便是他们自己之间,也动辄赌赛,甚至以夫人、嫔妃为彩头。

  另外,都知满也速力大艺精,也未必便输与龙子西。

  当下两人定了只比拳脚,除了不准使用暗器,其他一概不限制,以一方认输为准。

  众人又喝了几杯,都到宫外平地,看他两个比试。

  329

  两人也不多说话,互相试探了几下,便打在一处。

  甫一交手,龙子西便知这满也速不仅力大,的确武艺精奇。

  龙子西边斗边想,只有先消耗他的体力,发现他的弱点,得便处再赢他便了。

  于是,并不与他硬碰硬,只是发挥自己轻功的厉害,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四处游斗。

  须知,满也速的轻功却是比龙子西差着好大一块。

  龙子西轻功冠绝天下,岂是徒有其名?

  转眼两人斗了四五十合。

  戎人只见满也速攻多守少,都是大喜,几个卫士甚至为满也速叫起好来。

  满也速却是内心焦躁。

  打了半天,始终未能实打实地击到龙子西,龙子西却也没有让他感到多么吃力,便以为龙子西只是轻功好,并无硬功,便加紧了进攻,恨不能一拳把龙子西打倒在地。

  龙子西与他又周旋了几个回合,终于发现满也速到底是马上之将,下盘功夫不稳,一开始还进退颇有章法,打着打着便有些乱了。

  再不犹豫,一转又转到他身后。

  趁着他尚未完全转过身来,身子忽地平躺,双腿插在他两腿之间,向两侧猛一分腿,那满也速双腿根早被踢中,一趔趄,自然地往下一蹲。

  龙子西却一个翻身站起,双拳从后边猛击他双耳。

  满也速大惊,双拳上架。

  谁知龙子西双拳下沉,又早到了他的腋下,未及满也速招架,双拳变指,点在腋下穴道上。

  那个穴道与气息相通,一旦点上,立即气息不畅。

  满也速一下楞住了,动弹不得。

  龙子西微微一笑,说声承让,便又伸出双掌在他腋下一拂,自是为他解开了穴道。

  那孛丁太子是个高手,看得十分清楚,分明是满也速已经输了。

  谁知就在龙子西为满也速解开穴道之时,满也速突然回身一肘向龙子西撞来。

  龙子西大怒,身子一转又转到了他的前边。

  当此时,再用双风灌耳,满也速不死也得重伤,但龙子西怎能下此毒手?

  虚张声势要击他双耳,见他抬起双臂招架,两手下滑,又到了他腋下,再次把他穴道点住。

  满也速又是双拳上举,一动也动不了了。

  龙子西这次没有急着为他解穴,而是轻声一喝:

  “满也速将军,你可服了么?”

  那满也速气得大叫:

  “你这是什么魔法?老子偏是不服!”

  孛丁太子却上来,一把挽住了龙子西的手,对满也速道:

  “将军莫要硬挺,输便输了,是本太子与王后无缘罢了。”

  那老戎主哈哈大笑,连夸龙子西果然厉害,道:

  “如此,王后之事作罢。”

  却是眉目间颇是不悦。

  申候见状忙道:

  “好啦。太子也无须烦恼。寡人说了,自为太子挑选上好美女,绝不食言!”

  龙子西过去为满也速解了穴道。

  满也速满面羞愧,终于服气。

  老戎主请众人再回去吃洒。

  申候却一抱拳,道:

  “今日已晚,寡人告辞,改日由寡人安排,再行商量退兵之事罢了!”

  那老戎主面露凶光,沉吟不语。

  龙子西见状,心一横,道:

  “在下刚才赢了满也速将军,恐怕尚有未能完全心服口服者,不如在下再露一手,为老戎主助助兴。”

  言毕,众人但见龙子西忽地转身,双足一点飘回屋里。

  又是一跃,双足如飞,冲着四周的廊下帘布一路点来。

  最后却将帘布使劲一扯,那一圈的帘布早已落下,露出帘后三五十个勇士,手持钢刀,呆立原地,一动不动,惊恐地看着众人。

  却是转眼间均被龙子西点了穴道。

  其实,龙子西早已发现那后边藏着刀斧手,便想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再露神功,让戎人彻底敬服。

  龙子西武功高强自不必说,却也是因为那些勇士有帘遮挡,未及防备,所以竟没有一人幸免。

  饶是如此,这一下也让众戎人大吃一惊。

  那老戎主一楞,哈哈大笑。

  他原想让申候和龙子西再回屋里吃酒,以摔杯为号把两人抓起来。

  但经此一下,见龙子西的确武功高强,实难对付,只怕一旦动起手来对自己不利,便摆了摆手:

  “龙大侠的确神功盖世。好吧,那就恕不远送了!”

  申候和龙子西出了镐京,早有折虎领兵接着,连夜赶回了骊山。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