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8章局中局

    楚岩瞳孔一缩:“你们早就知道我有炼天神剑?”

    青年失笑:“拜托,我们可是巨头,连一些小势力都知道的事,你认为我们会一点情报没有?我们不出手,只是因为炼天神剑在你手上,大家都笃定一点,剑主肯定会出手,所以大家都在观望。”

    “说句难听话,你一直都在各方的监控中罢了。”

    楚岩脸色难看。

    他一直以为自己还挺厉害,算计滔天。

    可殊不知,他竟然一直都在局里?

    这事他又想到一件事。

    “所以天煞域也是你们故意在算计的?包括废墟大陆……”

    楚岩眯眼,这时又想到一件事:“还有神殿、血傀族,当时大家就猜测,血傀族和神殿背后肯定有巨头支持,否则他们也不会那么巧就出现在了废墟大陆,这一切也都是你们在算计?”

    青年冷笑:“神殿和血傀族双方招惹剑盟,就是找死,我们只是顺水推舟,驱虎吞狼而已,让他们双方去斗,顺便拉天煞域下水。”

    楚岩微微握拳。

    脸色阴翳。

    “所以从一开始,这一切就都是你们的算计……废墟大陆,该死,我早就该想到,一个巨头诞生,怎么会没人知道,怎么会没有巨头出现!”

    楚岩突然笑了,笑的有一些自嘲。

    他现在忽然有一种从棋手变成棋子的感觉。

    很不爽,又很无奈。

    青年淡淡道:“你有炼天神剑,以剑主的性格,你只要愿意把剑交出,他必然会全力保你一次,偏偏剑主这家伙就像是一块臭石头,又臭又硬,大家也拿他没办法。”

    “而这时,天煞域愿意跳出来,我们就顺便利用一下罢了。”

    楚岩沉默。

    他明白了。

    其实一切从开始就是局中局!

    天煞域自以为瞒天过海,想着用废墟大陆创造第二巨头。

    可他殊不知,他早就在局里了,之所以没人阻拦,只是为了靠他引出剑主,然后让自己丢掉炼天神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楚岩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青年皱眉:“小子,你笑什么?”

    “我笑虚无有趣,一切终于不在无聊了,这样也挺好的。”楚岩冷笑道:“也好,你今日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聪明人。”

    青年轻笑:“你既然知道,那你还不把虚门交出?”

    而就在这时,楚岩突然停下来了。

    他不跑了。

    他本来还想着等人主和帝皇突破。

    可这时,青年的话点醒了他。

    让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忽然,楚岩转身看向青年,冷笑道:“我其实现在很好奇一件事。”

    青年皱眉:“什么?”

    楚岩笑道:“你们算计了天煞域,算计了剑主,还算计了我,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棋手,可其实到头来都只是棋子,那你说,你又是棋手还是棋子呢?”

    “你说你在算计天煞域的时候,是否也有人在算计你们?”

    青年一怔。

    楚岩继续道:“或者我换一个简单的话来说,你们真的就是黄雀吗?”

    青年双眼微眯。

    “你要虚门,我给你。”

    嗖!

    下一秒,不等青年开口,楚岩突然将道门高举,顺势就朝着青年推送过去。

    青年不由一愣,接着他反而有些犹豫了,因为楚岩交出来的太过简单。

    可想了一下,青年还是迅速出手,不管如何先将虚门拿到再说。

    嗡!

    而就在这时,天地变色。

    青年眼看着就要将虚门拿到,他上方的空间却是一下裂开,从中走出一名古稀老人。

    老人直接出现在虚门身前,看着虚门轻笑:“噬魂天域,倒是多谢你们了。”

    青年看见老人瞳孔一缩:“紫炎魔域?该死,你们一直藏在暗中?”

    老人冷笑:“楚小友说的很对,你们算计天煞域时,凭什么就认定自己是那黄雀?”

    说着,老人伸手便欲将虚门收走。

    而就在这时,青年顿时大怒:“尔敢!”

    接着他一拳轰出。

    老人感受到那拳光也是没有在意,而是忽然化拳为掌,轻轻朝下一按。

    咔嚓!

    就是这轻轻一按,好像将天幕都给压了下去。

    砰!

    一声巨响。

    青年瞬间爆退,这一退就足足有万丈之远,而他刚一停下身后便疯狂吐血。

    青年稳住身后脸色一沉,紫炎魔域,也是附近一方巨头,倒是不比噬魂天域强,可眼前这个老头的实力明显还要在他之上。

    青年明白了,他们在算计天煞域时,紫嫣魔域却把事情算计到了他们的身上。

    楚岩在远处看着,暗叹一声。

    他猜对了。

    也是青年一句话点醒了他。

    当他在算计别人时,可能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别人的局里。

    天下人都以为自己是棋手,可这世上真正的棋手只能有两个人。

    大家都只是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最多算是一个功能性大一点的棋。

    楚岩想到这忽然抬头看天。

    他就默默看着。

    天穹一片晴朗。

    什么都没有。

    但他却好像看见了两只无形的大手。

    “天意……人意、天主、宇宙之灵,还有我那便宜父亲,你们早就已经算到这了是吗?”

    以天地为棋吗?

    楚岩眯眼:“所以从始至终我都在局里,从未跳脱出去,只是在一个个棋盘上转换而已。”

    楚岩深吸口气。

    他本来还以为自己从宇宙进入虚无,就算是破局了。

    可如今看来并没有。

    只是进入了另一个大局。

    但很快他便释然。

    既然实力不够,那就甘心做棋子好了。

    等到自己强大一天,再去掀翻了这个棋盘。

    楚岩没多说,他就在远处默默看着。

    砰砰砰!

    这时,青年与老人再次交战。

    两大三源疯狂对轰。

    两人彼此限制,倒是忽略了楚岩。

    而楚岩看了一眼,也不废话,突然盘膝坐下,修炼。

    刀尊和萨满一直被他带在身边,这时看着也是眼皮跳了一下。

    当着两大三源的面你就这么修炼上了?

    这心脏是有多大?

    楚岩扫了一眼刀尊和萨满:“看什么?无聊了是吧?那你俩一起进九天玄塔吧。”

    说着,他大手一挥,把两人直接收入塔内:“去参战,不到二源巅峰别出来了。”

    刀尊:“……”

    萨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