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你把我当傻瓜?嗯?

    一想到这份饭菜有可能是颜熙做的,南浔就觉得像是吃了口苍蝇般难受。

    于是她转身就要走。

    可骨节分明的大手再度捞住了她的腰,耳边响起低低沉沉的嗓音:“抱歉,我只是觉得味道还不错,便没有多关注为什么不像饭店里的饭菜。”

    事实上,这段时间陆瑾之的精神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吴婆婆的死好不容易才让他喘口气,没想到陆老爷子也去了。

    虽然他平时在南浔面前表现得很正常,但事实上只是不想让南浔和她承担同样的压力而已。

    所以在韩畅给他送饭过来时,他没有多想,再者他也觉得自己的兄弟不会害他。

    可南浔听到陆瑾之的回答却更加生气了:“所以你觉得别的女人做的饭比我好吃?”

    虽然她承认自己做的饭并不能和那些大厨媲美,但至少也不算难吃吧。

    陆瑾之居然还吃别的女人做的饭?

    矜冷高贵的男人用力抱紧着她,在她耳边低低沉沉的说道:“我马上叫韩畅过来当面对质。”

    紧接着,他腾出一只手来给韩畅打电话。

    但另一只手始终紧紧地抱着南浔,完全没有半点要松手的意思。

    瑾天集团外。

    奢华的宝马车前。

    穿着黑白职业装的颜熙感激的看向眼前身穿黑色风衣的韩畅,微笑着说道:“韩学长,谢谢你肯帮我送饭。”

    韩畅只是浅浅一笑:“不必客气,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但说到这,他又微微皱起了眉头:“只是你这样做,又有什么用?阿瑾已经和南浔结婚了,你不可能再有机会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颜熙默默地垂眸道:“即便是结婚了,也还是有机会的,哪怕是机会很渺茫,我也要试试。”

    其实在上次她同意和陆安墨去金色海岸吃饭时,她就已经打算放弃对陆瑾之的执着接受陆安墨了,可曲小蜜的出现,才让她意识到是个笑话。

    如今她也不打算再接受别的男人了,不如就死磕陆瑾之到底吧。

    只要陆瑾之有朝一日和南浔离婚了,她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韩畅听着颜熙的话,眸光微微暗了暗。

    他曾经最爱的女神,和他最好的兄弟魏然领了证。

    一想到以后要面对这样的画面,他就觉得心脏深深地疼。

    所以这段时间,他尽量避免和魏然陆瑾之见面,就是希望自己能尽快的走出来。

    如今和颜熙倒是同病相怜。

    事实上,韩畅和颜熙并不算太熟悉,当颜熙找到他让他帮忙时,韩畅也仅仅只是觉得颜熙和自己的遭遇挺像的,所以才决定帮她一把。

    铃铃铃!

    口袋里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韩畅拿起手机,在瞅见屏幕上跳跃的号码是陆瑾之的时,蹙眉看了一眼颜熙:“阿瑾的电话。”

    颜熙眉头拧了拧:“韩学长,麻烦你别告诉陆总那盒饭是我做的。”

    韩畅没有犹豫太久,就按下了接听键:“喂,阿瑾。”

    手机里传来一道冰冷刺骨的男低音:“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你。”

    韩畅挂断电话,冲颜熙耸耸肩:“抱歉,才帮你送两天就已经被阿瑾发现了。”

    颜熙叹了口气:“韩学长,还是要谢谢你,也得麻烦你别告诉陆瑾之饭菜是我做的。”

    韩畅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以后想送饭给阿瑾,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韩畅重新回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整间办公室的气压是说不出的低。

    南浔背对着他站在窗前,而陆瑾之则是叼着一根烟站在她的身边。

    两人之间像是发生过什么争吵般。

    韩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上的保温盒,瞬间明白了所以然。

    果不出其然,就听见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保温盒的事情,你不打算解释一下?”

    韩畅温淡一笑:“阿瑾,保温盒里的饭确实不是从饭店里买的,是我让家里的厨师做好特意给你带过来的。”

    他本以为随便敷衍过去就完事了。

    却不曾想站在窗前的南浔突然转过身来:“韩先生,能冒昧的问一下,你这个保温盒是从哪里买回来的?还有你家里厨师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一下吗?我想学一下这道菜的做法。”

    她的声音淡淡凉凉的,听不出不开心的情绪,但同样也没有开心的表现。

    韩畅直接拧起了眉头。

    他没想到南浔会这样问?

    片刻后,他微笑着说道:“小嫂子,这保温盒我是让我的佣人去买的,至于厨师嘛,她是个聋哑人,没有联系方式。”

    “那就麻烦你给我你家佣人的联系方式吧,我觉得这个保温盒挺漂亮的,想问下她是从哪里买的?”

    南浔噙着那双漂亮的眸子望着韩畅的眼睛,淡淡的笑道。

    韩畅:“……”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南浔这般难缠,居然刨根究底的追问。

    “韩先生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还是因为这份盒饭,是你替颜熙小姐送过来的呢?”南浔脸上始终都挂着淡淡的微笑,好似并没有生气。

    韩畅在对视上南浔那双水灵的眸子时,有种莫名心虚的感觉。

    还不等他回应南浔的话,身材颀长的男人也跟着淡淡开口,“韩畅,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傻瓜?嗯?”

    分明是淡然询问的语气,可韩畅知道,陆瑾之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阿瑾。”

    在深吸一口气后,韩畅抬头对视上陆瑾之的眸子,坦荡荡的说道:“这些盒饭确实是颜熙做的,我也是看在她对你情深一片的份上,才会替她给你送饭的。”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的做了这个大好人?”

    陆瑾之那张英气逼人的俊脸上骤然就覆盖了一层千年寒冰:“韩畅,你是不是觉得,我平时对你太好了,让你产生了我也是好人的错觉?”